果酱

我自不开花

猎影人:

向暮春风:

   一个人用来局限自己的范围愈狭小,他在一定意义上就愈接近于无限。 ——史蒂芬·茨威格  
 
 
 

《至爱梵高·星空之谜》,探索梵高死亡之谜。

几乎所有解构个体殒灭的艺术主题,最后都是在阐释其生存之道。

未知生,焉知死,生死不是两面,而是一体。

不知梵高如何活过,最终的死因也只会沦为苍白的两个字,他杀抑或自杀。失却重量,也无甚意义。

 

解读个体绝非易事,实际上,我们几乎无法确切感知他人是如何经验时空的。在这个意义上,时空确乎唯识,也是在这个意义上,人永远孤独。

但有些人的出现,却足令世人对此心怀感激。感激个体经验独一无二,感激孤独造就天才,毫无疑问,梵高亦在其列。

梵高的痛苦虽是一己的噩梦,却是世界的福音。

奈何天才,从来悲情。

评论

热度(466)